三三中文 > 穿越小说 > 摄政大明 > 章节目录 第1020章.与此同时.
    ......

    ......

    就在赵俊臣收到方振山密信之后没过多久,德庆皇帝也收到了梁辅臣送来的捷报。

    这份捷报之中,梁辅臣自然是避重就轻,重点描述了朝廷大军当时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将士们的忠君爱国之心、以及最终的辉煌胜利,但对于陕甘境内数万精锐将士的惨重损伤却是寥寥几笔就轻轻带过,只会让人觉得这般情况下再是如何严重的死伤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对于自己的指挥失误之事,梁辅臣更是一字未提。

    不过,梁辅臣终究还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厚道人,并没有隐瞒关武元“力挽狂澜”的关键表现,在这份捷报之中也用了许多篇幅为关武元邀功请赏。

    见到这样一份极为亮眼的捷报,德庆皇帝自然是大喜过望。

    “好!太好了!梁辅臣果然没有辜负朕的看重与寄望!这种情况下,果然还是要重用朕的亲信老臣才行!鄂尔多斯部落的可汗现如今已是枭首,主力军队也是元气大伤,河套一地想必是很快就可以彻底收复了!

    哈哈!朕是天子!上苍果然是庇护着朕!这样一来,功臣们也正好是可以赶在朕的寿辰之前抵达京城!到时候,朕就要在朕的寿辰当天,率领文武百官前往天坛祭祖,向列祖列宗与天下百姓宣示朕的丰功伟绩!

    若是建州女真的请降之事,也能够赶在那一天之前尘埃落定,就更加完美了!拥有了这两项功绩,也不知道百年后的史书工笔将会是如何描述朕的英明神武!

    恩,必须要催一催内阁了,建州女真的请降是一件大事,总不能瞻前顾后一直拖延着,一些小恩小惠给就给了!赵俊臣不是想要亲自前去与建州女真谈判吗?等到建州女真同意了谈判的事情之后,朕就准了他,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可以信任他的!”

    想到这里,德庆皇帝愈发是兴奋起来,心中暗暗算计着自己在**历代帝王之中的评价位置,只觉得自己虽然是不如明太祖、***等人,但也算是排名靠前的英明帝王了,必然能在史书之中留下浓墨一笔!

    等到德庆皇帝好不容易按耐下了心中的兴奋,就再一次的认真审阅了梁辅臣的捷报,表情也是愈发满意了。

    德庆皇帝发现,这场大捷之中有重立功表现的文武官员,不再是赵俊臣当初所重用的何漳、方振山、张成勋等人,反倒是与赵俊臣关系并不算好的梁辅臣、关武元、李贺等人纷纷发挥了关键表现。

    在德庆皇帝眼里,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人”,有了机会就要着重提拔。

    相较而言,赵俊臣所重用的那些文武官员,就必须要提防一二,即使是有了耀眼表现,也必须要**暗贬、夺去实权才行。

    尤其是梁辅臣花费了大量篇幅重点请功的关武元,也再一次得到了德庆皇帝的关注与重视。

    关武元原本就是“帝党”出身的兵部尚书王寿所举荐的将领,在禁军支援陕甘三边的时候主动请缨,相较于那些避之不及的禁军将领简直就是鹤立鸡群;这段时间以来,不论是陕甘战事还是河套战事,都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也得到了梁辅臣的信任与力荐,能力方面必然不会有任何问题,反倒是赵俊臣当初请功之际曾是有意无意的打压了他,这在德庆皇帝的眼里却是一个加分项。

    这些情况结合在一起,关武元的形象在德庆皇帝眼中也就渐渐饱满了起来——这是一个有忠心、有担当、有能力、英武不凡的当世名将!听说还是武圣后人,有很强的政治意义,简直就是完美!

    想到这里,德庆皇帝不由是轻轻点头,微笑自语道:“趁着这次机会,要给梁辅臣赏个爵位,让他再多些威望,这样才能让他在内阁之中抗衡周尚景的影响力。恩,还有这个关武元,简直就是朕的李靖与徐达!等他返京受封之际,朕必须要重赏于他!原本是想让他担任京营大都督之职,如今看来还是稍稍轻了些,也要再赏他一个爵位才行!”

    **禁军分为京营与亲军都护府两部分,其中京营负责京城中枢的守备任务,而亲军都护府则是负责守卫皇宫与护驾皇帝的任务,**禁军二十六卫皆是受到这两个衙门的辖制,可以说这两个衙门的大都督已经算是**实权将领的巅峰了。

    德庆皇帝这个时候竟是认为关武元担任京营大都督之职都嫌轻了,显然是极为欣赏关武元的表现,已经把关武元视为自己的亲信、“帝党”核心成员之一了。

    想要成为“帝党”成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并不是只需要愚忠于德庆皇帝就够了,还需要德庆皇帝主动接纳才行。。

    在庙堂之中,与“周党”、“赵党”、“太.子党”等派系的强烈存在感不同,“帝党”一向是不显山不露水,似乎是人数极少、也不会轻易出头表态,与德庆皇帝在庙堂里一言九鼎的局面并不相配。

    这是因为,德庆皇帝心里很清楚,自己身为皇帝原本就与官员们隔着一层,并不适合招纳太多心腹,也不适合亲自下场与权臣们争锋,所以德庆皇帝极少会把朝廷官员视为心腹,哪怕是赵俊臣当初最得宠信的时候,也算不得是一个“帝党”成员。

    最重要的是,若是“帝党”成员太多的话,就经常会有“帝党”官员犯事犯错,到时候就必须要设法庇护他们,这样就会影响到德庆皇帝的公正性与威望。

    实际上,“帝党”的人数并不算少,势力也极为庞大,但“帝党”成员并没有分布在中枢与地方的各大衙门之中,但在锦衣卫、禁军、京城附近的几处军镇之中,却是处处都能看到德庆皇帝的真正心腹,这些位置不仅是至关紧要,****可以帮着德庆皇帝鼎定大局,做事之际也不容易出错,无需德庆皇帝操心太多。

    现如今,德庆皇帝却已经在“帝党”的核心圈子之中特意为关武元预留了一个位置。

    想清楚了梁辅臣与关武元等人的安排之后,德庆皇帝的心情也是愈发轻松,开口传旨道:“派人快马赶去花马池营,向梁辅臣传达朕的嘉奖旨意,就说朕很是欣慰他的这场大捷,让他要再接再厉、尽快扫平河套地区的蒙古鞑子,一定要赶在朕的寿辰之前率领所有文武功臣抵达中枢,朕到时候会重赏他们......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让翰林们稍稍修饰一下文字就好......

    另外,再派人去赵俊臣的府上传达朕的口谕,就说朕打算任命他为钦差大臣、负责与建州女真的谈判事宜,让他这几日提前准备一下,等到建州女真那边有了回信之后就要立刻动身,务必要赶在朕的寿辰之前促成建州女真的请降......对了,赵俊臣的身体不大好,这段时间也是寒风凛冽,怕是他扛不住风寒,从內库中挑选一件上好的貂皮大氅、寻上几根上佳的人参灵芝,全部送到赵府,就说是朕特意赐给他的。”

    “老奴遵旨!”

    大太监张德听到德庆皇帝的吩咐之后,连忙是站出来领旨答应,又想着赵俊臣眼下风头正盛,就打算亲自出面完成德庆皇帝所交代的任务。

    *

    这天傍晚,赵俊臣收到了德庆皇帝的口谕与赏赐。

    赵俊臣态度恭敬的领了旨意与赏赐之后,又拉着大太监张德聊了一段时间,顺便是打探了德庆皇帝的态度。

    张德有心与赵俊臣拉近关系,也觉得今天御书房的事情并不算是机密,就向赵俊臣透漏了一些情报,尤其是德庆皇帝的部分自言自语、以及传往花马池营的旨意。

    送走了张德之后,赵俊臣回想着张德所透漏的情报,不由是摇头失笑。

    “德庆皇帝竟然是把关武元视为是自己的李靖与徐达,就不谈他的看人眼光如何了,这明显是把自己看作是唐太宗与明太祖一般的人物了......未免是太过于狂妄自满了吧?不过,只要是关武元顺利成为了德庆皇帝的心腹,我的目标也就达到了!

    德庆皇帝这一次要把所有文武功臣召回京城,那些与我亲近的官员们必然要被暗中打压,我也必须要为他们谋划一番,绝不能让他们太受委屈,否则今后就没人愿意追随于我了,这件事只怕是有些麻烦,主要是不知道德庆皇帝的详细安排,也就难以预防......

    还有,德庆皇帝这一次的厚赏,也算是一种贿赂了,想让我尽快完成与建州女真的谈判,哪怕是多做让步也是在所不惜,就是为了他自己在寿辰当天可以风风光光的祭天祭祖......这件事也是难办,我不想做出太多让步,否则就必然会引来骂名,但又不能违背了德庆皇帝的心愿,只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暗思之际,赵俊臣已是返回了赵府正堂。

    在赵府正堂之中,崔倩雪、方茹、张玉儿三女正在等他,崔倩雪已经布置好了晚膳,依然都是她亲手下厨羹制的菜肴,摆满了整整一桌子。

    崔倩雪是一个识大体的女子,满桌的菜肴大部分都是赵俊臣爱吃的,比如东坡肉、狮子头等等,但也有好几道菜肴是方茹喜爱吃的,比如笋丝、鱼汤等等。

    显然,这是为了刻意照顾正在孕期的方茹。

    收到了方茹怀孕的消息之后,崔倩雪与张玉儿的表现各有不同,张玉儿表面上不动声色,还连声向方茹道喜祝贺,就好似亲姐妹一般,但这几天晚上经常会主动去找赵俊臣求欢、床上也是刻意迎合;但崔倩雪的城府不深,收到消息之后表情很是僵硬,向方茹道贺之际也是语无伦次,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失落,但她这几天却依然是刻意关照着方茹与方茹的腹中孩儿,不仅是每餐都会留意方茹的喜好口味,有什么好东西也会主动为方茹留着。

    见到赵俊臣的出现之后,与方茹、张玉儿二女的表情如常不同,崔倩雪依然是面带失落,轻声问道:“听那老太监的传旨,老爷您又要出京了?陛下他也太不体谅人了,明知道现在已是渐入深冬,老爷的身体也不好,眼看着又要到年关了,这个时候派老爷出京办事,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在方茹与张玉儿的心里,赵俊臣忙于“正事”是理所当然的,哪怕是牺牲了年关之际的家人团聚也是无关痛痒,但在崔倩雪的眼里,年关之际的家人团聚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赵俊臣笑着宽慰道:“我这次离京就是赶去宣府军镇一趟,距离并不算远,事情也不算多,往返之间也就半个月时间,并不会耽误年关之际的家人团聚......放心吧,我一定会及时赶回来的。”

    听到赵俊臣的说法,崔倩雪的表情稍稍宽慰了一些,但依然是有些不放心,一会儿是担心赵俊臣的身体情况扛不住凌冽寒风,一会儿又担心赵俊臣与建州女真谈判之际的安危与周全,却是连连叮嘱赵俊臣各种注意事项,恨不得亲自跟在赵俊臣的身边。

    眼看到崔倩雪说个不停,赵俊臣也是无奈苦笑、连连点头答应,还必须要不断的安抚崔倩雪的情绪,旁边的张玉儿明眸一转,却是突然拿出了两份纸张,分别递给了赵俊臣与崔倩雪二人。

    赵俊臣伸手接过纸张一看,却见到纸张上面写着两份药方。

    另一边,张玉儿浅笑道:“这是我特意为了崔姐姐从章神医与温神医那里求来的药方,需要男女双方分别服用,据说是可以助长房事兴致、增加怀孕生子的机会。”

    张玉儿的这般说法,果然是马上就转移了崔倩雪的注意力,只见她垂着螓首默念着药方内容,就好似是想要把药方给背诵下来。

    另一边,赵俊臣的表情微微一动,却是把这份药方默默收了起来。

    在赵俊臣的眼中,这份药方说不定还会另有大用处。

    方茹抬头看了张玉儿一眼,眼神却是意味深长。

    张玉儿从两位神医那边求到了这两份药方,表面上是为了崔倩雪,同时也是为了赵俊臣的宫中计划,但她肯定也给自己留了一份。

    不过,这般情况下,方茹也不好拆穿张玉儿的小心思。

    赵俊臣假装没有发现三女的各种小心思,只是再一次笑着保证道:“看时间,我离开京城应该就在这几天了,随着太子那边开始行动,南京六部的事情也很快就会发展到下一阶段,这段时间只怕是多事之秋,这次的谈判钦差任务也是我主动求来的,就是为了躲开这些是是非非,你们也要低调行事、切不要引人注目......不过,我一定会赶在年关之前返回京城,咱们一家人也会团聚守夜,完全不必为我担心......”

    说到“一家人”的时候,赵俊臣突然间又想到了许庆彦。

    这个时候,许庆彦应该已经赶到福建了,也就没有机会赶在年关之前返回京城了。

    赵俊臣早就习惯了许庆彦跟在身边,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见到许庆彦,心里还颇有些不适应。

    “眼看着河套战事已是尘埃落定,北边的各项计划也是进展顺利,就是不知道南边的情况如何了,也不清楚许庆彦与郑家的私下接触究竟是否顺利......”

    暗思之际,赵俊臣不由是隐隐为许庆彦感到担心。

    *

    实际上,就在赵俊臣暗暗担心许庆彦的时候,许庆彦也正在经历着他人生当中的最大磨难。

    他跌落到海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