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玄幻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造势
    回去的路上,方博还是有些不解,毕竟,那人总不至于诓骗他吧。

    倒是一旁的赵书易,仿佛明白了什么,正如战场上打仗一样,想想那位夭夭姑娘原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两年时间都不出门的人,你觉得,对方会在从良后忽然就想见他们这些人了?

    方才虽说那位姑娘可能假扮的很真,说不定,只是人家不想见他们罢了。

    想必,人家姑娘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至于是否真的患上了什么隐疾,一夜白发之类,又或者是泯然众人。其实,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看破不说破,不过倒是让他更加好奇,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的身上印有很多标签,从初时的‘令男儿折腰,使须眉汗颜’,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睥睨众生的女人。

    然后一夜鱼龙舞,又让她不自觉地多了几分柔情。

    烟锁池塘柳,体现的却是她随手捏来。

    然而,在《三国演义》中,他又看到了对方完全不像是女人。

    直到读了《红楼梦》,才又慢慢地觉得,或许,她真的是个女人。

    再到现在,对方又甘愿过上这样的淡泊平静的生活。

    这女子,想必是一位奇女子吧,也不知道这三年间发生了什么,感觉一定不简单。

    方博跟赵书易离开后,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有数拨人来拜访。

    还好这些人都还算是比较讲道理的,既然听说不是这里,最后就都离开了,也没做什么纠缠。

    但即便是这样……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过后,那名衙役也曾信誓旦旦地说,那姑娘长得很怎么说呢,身上带着一种很特殊的气质,还是慢慢地传开了。

    然后,城中最近大家议论最多的,还是这位夭夭姑娘。

    要知道,三年前,这位夭夭姑娘承载了多少文人士子的期盼。

    总不能真的长歪了吧?

    但假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出来见人呢?

    有人分析,本身人家现在已经从良了,你们怎么看人家还好似青楼女子似的,人家不见你们,不是很正常?再怎么说,人家也算是待字闺中。

    听到这个,不少人这才纷纷反应过来,但终究,还是有点难以服众。

    当然,这些也就是他们在茶余饭后谈谈,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强求,就当做是一件趣事。

    ……

    醉仙楼。

    一位年轻公子哥听到了夭夭的消息后,也是十分不满,明明最近一段时间,都以他喜欢的燕春楼的小玉姑娘最为吸引众人的目光。

    结果,现在十个里面,有七个都在说那位夭夭姑娘。

    夭夭姑娘的名声他当然听说过,但是谁也没见着对方长什么样,那对方拿什么来跟他的小玉姑娘比。

    此时坐在他对面的一位猪朋狗友,听了他的话也是道:“诶,刘兄,你何必为了这个而动怒呢,反正,今年这一届的花魁之争,小玉姑娘应该是十有八九能拿下。横看其他青楼的清倌人,大概也就只有万花楼的嫩娘能够与小玉姑娘争一争,便是连那位红袖姑娘,现在年纪也有点大了。”

    辰都的花魁之争每年一次,一般来说,参加过的下一次就不能再参加了,而且,大部分参选的人年龄都在十六至十八岁之间,当然,年龄大一点的也有,只是,相对来说,优势就没有那么大了,除非你真的是长得万种风情,越老便越有韵味。

    这位红袖姑娘便是前两年留下来的剩女,因为前两年当今皇帝把青楼行业压制得太狠,以至于那两年的花魁之争气氛都有点热烈不起来,所以这红袖姑娘的妈妈也没让她出来选。

    今年,情况又是变得跟此前大不相同,现在皇帝又允许朝中官员出入青楼,这明显改变了之前的惨淡氛围。

    所以,可以想象的是,今年报名参加的一定不少,至于如何选……

    当然比的是钱多。

    任何空虚的赞美,都不如小钱钱来的清楚明白。

    而此时坐在这里的姓刘的年轻公子哥,便是关中一带十分有名的富商的儿子。

    当然!说是那么说,也不会真的有人把家里所有钱都拿出来帮一个青楼女子竞选花魁就是了。

    毕竟,也要看性价比。

    而且,还要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

    这决定了花魁之争相对来说还是存在一定的公平性的。

    正因为获选花魁的人不会以谁送的钱多,便上谁的床,这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有钱公子哥跟一般人的差距。

    因而往往在这个时候,一些青楼的妈妈,又或者举办这一次花魁活动的人,便也会鼓动这些人把钱都拿出来。

    说到底,很多人还是年轻气盛,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恐怕都不过是年轻人之间的意气之争罢了。

    而文人士子在这里所充当的角色,也十分重要,因为不少文人士子家里虽然不及这些有钱的公子哥,但是他们会吟诗啊。

    如果说有钱的公子哥在花魁之争中充当的是一个实打实的充钱就能变强的角色,那么不少文人士子则可以用他们的笔,给青楼女子带来更多的名声。

    是的!

    虽然现在离真正的花魁之争当日还有一段时间,然而,不少人已经行动起来。

    首先是造势!这位姓刘的公子哥这两天就花钱请人写了好几首诗,都是用来送给小玉姑娘的。

    没成想……

    忽然冒出来一个夭夭姑娘,却是把他的那几首诗都给白糟蹋了。

    “话说,这个夭夭姑娘何方神圣啊?”

    这个姓刘的公子哥一脸愤愤不平,说道。

    他身边的猪朋狗友也是低声回道:“刘兄你难道忘了吗,就是连当朝宰相都评价‘令男儿折腰,使须眉汗颜’的那位。”

    “额……”

    姓刘的公子哥也是不由得愣了愣,嗨,对方的名字他自然听说过,但是,都三年了。

    早过气了,为什么现在还能死灰复燃。

    这恰恰证明了当年夭夭的妖孽之处。

    猪朋狗友也是宽慰他道:“其实刘兄大可放心,因为对方已经从良,根本不可能影响小玉姑娘的花魁之位,这一点却是无须担心的。”

    姓刘的公子哥想了想,说的也是。

    便点点头,不再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