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玄幻小说 > 龙骑士的快乐 > 章节目录 第0064章 打一架
    说曹操曹操到。

    当天晚上奥特姆就带着全家再次来到蝴蝶堡。

    “哦,我亲爱的侄儿,你终于想通了吗,哈哈,觉醒血脉就应该广为告知,连国王那边都要通知到,这是我们血脉家族的荣耀,连三位龙骑士大人都会向你表示祝贺的!”奥特姆兴奋的给了奥尔丁顿一个熊抱。

    “奥特姆叔叔,不要太激动,迟一天早一天而已。”奥尔丁顿赶紧挣脱,接着对芙兰婶婶打招呼,又拍了拍小堂弟奥斯卓的脑袋。

    “奥尔丁顿,我的黑斑又被咬死了,你还能送我一只更好的蛐蛐吗?”斗蛐蛐是奥斯卓的最大爱好。

    从这一点看,他已经有了纨绔子弟的苗头。

    “那只黑斑可是我让人精心挑选的,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你是把它拿去赌博了?”

    “没有没有,是卡拉克那个混蛋,他犯规了,把他哥哥拿来赌博的蛐蛐偷来跟我比赛,那是一只金刚头蛐蛐,好强壮,几下就把我的黑斑咬死了。”奥斯卓委屈的说道。

    “卡拉克是谁?”奥尔丁顿询问道。

    奥特姆耸了耸肩膀:“卡利亚·尖刺之矛的儿子,卡利亚是小凡尔赛的税法主管。巨石镇男爵的继承人克里夫,不是跟你一起侍从杜立克子爵吗。卡利亚与克里夫的关系,就跟我和你的关系一样。”

    “明白了。”奥尔丁顿点点头,想起了那位克里夫。

    记得刚穿越那会,自己就被克里夫用言语挤兑过,在灰铁之堡的时候,两人也是竞争对手。

    尖刺之矛家族,与鸢尾花家族,关系十分一般。

    他回身对男仆托马斯说道:“你明天拿着我的名刺,让多罗罗陪你一道去一趟小凡尔赛。告诉卡利亚,他的儿子卡拉克,必须赔付一只蛐蛐给奥斯卓,并向奥斯卓道歉。”

    “如您所愿。”托马斯应道。

    芙兰婶婶张了张嘴:“奥尔丁顿,不至于吧,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耍。”

    “我也是少年人啊,婶婶,奥斯卓是我的弟弟,别人怎么能欺负他呢,须知我最看不惯小孩子之间的霸凌现象。”奥尔丁顿微微一笑,他想到了上辈子小学期间,自己被坏学生敲诈早饭钱的往事。

    奥特姆摊手,很高兴奥尔丁顿为奥斯卓出头,不过他还是说道:“太任性了,奥尔丁顿。”

    “我有任性的底气。”

    “好吧,你是觉醒骑士,你说的都对。”一行人进了城堡之中,只有海伦娜夫人迎接过来,奥特姆不免奇怪问道,“母亲呢,还有奥雷诺呢?”

    海伦娜夫人说道:“母亲去了兰顿老夫人家中看滑稽戏还没回来,可能要留宿在那边。奥雷诺在外面巡视庄园,今年庄园大旱,各地管事希望城堡能组织农奴,开挖水渠,从马蹄河那边引水灌溉。”

    “我过来路上路过马蹄河,河水的水位下降了一半,能引到足够的水源灌溉庄园吗?”奥特姆关心的询问。

    不由得他不关心,在红叶镇,他也有几座庄园。

    “不一定就从马蹄河引水,周边的其它河流湖泊,如果可以引水的话,当然也会选择。听奥雷诺的说法,首先要保护好红薯庄园的用水,哪怕组织农奴跳水也要满足灌溉条件。”

    “红薯庄园不是被掘地鼠破坏过一次吗,还有希望引发神之祝福吗?”

    “谁知道呢,也许奥雷诺不想放弃。”海伦娜夫人并不知道,奥尔丁顿可以看到自然之力,男爵也没有对她说。

    关于邪左的神通,仅限于男爵与奥尔丁顿父子两人知晓。

    等到晚宴快开始的时候,男爵终于带着扈从们回返蝴蝶堡,整个队伍灰头土脸,连男爵的皮甲都破了两道裂痕。

    “天啊,奥雷诺,你这是怎么回事?”海伦娜夫人大惊。

    “有没有受伤,是不是遇到魔兽突袭?”奥特姆跟着问道。

    奥雷诺男爵摆摆手,语气轻松的说道:“在红叶镇的领地上,我能遇到什么危险,不过是那只大猫又跑出来,跟我打了一架。”

    海伦娜夫人闻言,十分生气:“这只该死的野猫,奥雷诺,等我父亲过来之后,你们应该联起手来,将这只野猫捕杀掉,它是领地上唯一的不确定因素。”

    男爵摇摇头,不说话。

    奥特姆叹道:“金簇耳猞猁可不好杀,从父亲那一辈开始,斗了几十年,也没能拿它有什么好办法。”

    金簇耳猞猁就是位于猞猁林的那只幻兽。

    红叶镇领地恰好处在它的捕食范围之内,虽说它大部分时间都在森林中捕食,但偶尔也会跑来领地上撒野。

    每年都会有几个倒霉的农奴,被金簇耳猞猁咬死——它不喜欢吃人,大概是嫌弃人肉不好吃,所以只是咬死丢在那。

    最令人愤怒的一次,金簇耳猞猁竟然一路跑到了城堡边上饲养魔兽火兔的牧场中,咬死了一大批火兔,其中包括最优质的、用来育种的火兔。对蝴蝶堡造成的损失,直接间接加在一起,高达三百多枚列弗。

    经济损失还不算什么。

    关键是当时奥雷诺男爵与风暴狼王霍克并不在城堡中,看到金簇耳猞猁在城堡外晃悠,海伦娜夫人都吓坏了,生怕这只幻兽大猫冲进城堡大屠戮。

    所以每次提到金簇耳猞猁,她都恨得咬牙切齿。

    奥尔丁顿忽地冒出一个灵感:“父亲大人,正如母亲所说,也许是时候捕猎金簇耳猞猁了。不管是将它驯服,签订契约,还是直接杀死,对红叶镇来说,开发猞猁林的障碍都能得到清除。”

    “你不懂金簇耳猞猁的狡猾,只要它躲起来,即便是马尔克斯也追踪……唔,这件事情先不要说了,等我考虑清楚再说。”

    男爵刚想说根本抓不住金簇耳猞猁,到了幻兽这个层次,已经不会简单留下气味等蛛丝马迹。但他忽然想起来,奥尔丁顿拥有看到自然之力的能力,金簇耳猞猁可以藏匿气息、脚印,难道还能藏匿自然之力?

    不过。

    围猎幻兽,对一名见习骑士来说危险太大,他暂时还不敢轻易让奥尔丁顿冒险,一切从长计议。

    他将皮甲脱掉,递给仆人,一边上楼一边回头说道:“先上餐吧,准备好魔兽肉,今天很幸运,与大猫打了一架,每一名扈从骑士都安全归来。”